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此生与你共白头

此生与你共白头小说

此生与你共白头

更新时间:2020-06-20 11:18
作者:招财进宝 来源:原创书橱 分类:言情
大家可以在本站中阅读到这本林辛言宗景灏小说,此生与你共白头》由招财进宝所著。讲述了林辛言和宗景灏的婚姻本就该一潭死水,还无生机的,可是宗景灏非得把这洼清泉撩起涟漪,最后都转身离去。
开始阅读
未完结
精彩节选

林辛言觉得他很莫名其妙。

他不是也和白竹微在一起呢吗?

况且她和何瑞泽,又不是他想的那个关系,他凭什么干涉自己?

“我没有管你,也请你不要干涉我的私——”

她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就被堵住唇。

所有的话盘旋在舌尖,却已经说不出来。

“唔——”

林辛言反应过来,去推他。

理智回笼的宗景灏,往后退了一步。

不可置信的盯着眼前的女人!

刚刚他在做什么?

白竹微那么主动,他都没有和她亲近的渴望。

偏偏看着这个女人不断张合着粉色的唇时,大脑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失控的做出了让他意外的事!

林辛言更是除了那晚,没再和任何一个男人有过如此亲密的行为,羞耻,震惊。

“你,你凭什么?”林辛言觉得自己被侵犯了。

她是出卖了自己,但是绝不是随便的女人。

他凭什么?

宗景灏转过脸,背对着她,“你是我妻子。”

所以做什么都不过分!

林辛言瞪大了眼睛,这,简直是强词夺理!

“我们不是夫妻,只是交易”林辛言的声音都在颤抖。

她恐惧和男人有如此亲密的接触。

那晚已经是她的噩梦!

她排斥男女之间的亲密行为。

林辛言太过愤怒,没有发现宗景灏的异常,他的镇静,淡定,不过是装出给她看的。

如果林辛言够冷静,仔细看会发现宗景灏泛红的耳根。

“就算是交易,但是你也没说,夫妻关系的时间里,不可以做夫妻之事。”他缓缓的转过身,看着近乎有些崩溃的林辛言。

眉头紧皱。

他的吻没有毒至于这么崩溃?

还是说,她在为那个男人守贞洁?

他缓步走近她,“一个男人,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保护不好,他算什么男人?有什么值得你爱?值得你为他守贞洁?”

林辛言不明所以,他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是指何瑞泽?

就在林辛言想要解释个明白的时候,恢复冷静的宗景灏,走到书桌前坐下,慵懒而肆意的仰靠着,单手随意的搭在桌子上,表情也是寡淡到了极致,好似刚刚亲密的行为从来没有发生过。

“浅水湾的地皮我可以给你,不过——”他顿了一下,“不是白给。”

林辛言双手紧握,控制不住的颤抖,千思万绪交织在心头,最终她压下宗景灏的轻薄行为。

冷静的道,“你要什么?”

宗景灏垂着眼眸,声音有些飘忽,“暂时还没想到,想到了再问你要。”

这恐怕是他有生以来,做的最冲动的一件事情了。

出乎意料之外!

不受他控制!

林辛言抿着唇,她想要从林国安手里夺回那些东西,并不容易,如果真能得到和林国安交易的筹码,自然是好。

只是——

“我不会让你杀人放火,不会让你做违背道德的事。”宗景灏似乎看出她的担忧,诱惑道。

犹豫片刻,“——好。”

她现在什么都没有,还怕什么呢?

如果能快点夺回那些东西,她就可以带着妈妈离开这里,找个安静的地方过日子。

“我再重申一次,和我还是夫妻关系里,不要有任何男人!”一想到她和何瑞泽搂在一起的画面,他的胸腔里就翻滚着一股无法言喻的闷火。

“我和——”

“你可以出去了!”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宗景灏打断。

他不想听到林辛言说她和那个男人的事情。

听着心烦!

林辛言动了动唇,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

在书房的门关上的那一刻,宗景灏脸上所有的冷静与淡定,荡然无存。

他揉着眉心,刚刚他太冲动了。

想到那个时间很短,却印象深刻的吻,手指滑到嘴唇,那里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不知不觉,唇角荡漾开来一抹浅淡的笑意。

连他自己都未察觉自己笑了。

明明荒唐,却留恋。

她的唇,真的很软。

和白竹微的很像。

可是那一夜过后,在白竹微身上再却找不到,那种令他着迷的味道。

难道是因为自己当时身体的原因,而导致的?

这感觉真的很奇怪。

从书房出去的林辛言并没留在家里,妈妈还在医院,她得去照顾,刚出门,和来别墅的白竹微碰见。

每次见到她,她都是精致的妆容,合身的衣服,漂亮又端庄。

“你要出去?”白竹微笑着问。

“嗯。”林辛言淡淡的嗯了一声,对于这个女人,她并不想多接触,看着挺单纯,但是未必。

“林小姐,你怀着别人的孩子,嫁给啊灏,他会娶你,不过是因为他母亲为他定下的这门婚约,我希望你不要非分之想,他爱人的是我。”

白竹微的意思不含蓄,林辛言又怎么听不出。

宗景灏爱她,林辛言知道,何必在她面前再强调一次?

不觉得显得虚张声势吗?

林辛言笑笑,“我知道自己的身份,白小姐不用总是提醒我。”

白竹微一时间语塞,被堵的说不出话来,眉头皱了起来,这个女孩年纪不大,心智倒是成熟。

这时,她注意到书房的打开,只是一道身影,白竹微就能判断出那是宗景灏,她眼珠子转了转,伸手去推林辛言。

林辛言怀有身孕,身为母亲的她更是护犊心切,在白竹微要碰到她的时候,她几乎反射性的动作,反手推了回去。

“啊——”

白竹微穿着高跟鞋,被推的脚下一个仓促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而这一幕被刚从书房走出来宗景灏看在眼里,他跨步过来接住要摔倒的白竹微。

被宗景灏这么紧的抱在怀里,白竹微的心咚咚的直跳,她趁机伸出手臂搂住他的脖子,是惊吓后的沙哑,“啊灏——”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来,只是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回过神的林辛言,抬眸就对上那双摄人心魄的目光,宗景灏定定的凝视着她,“为什么这么做?”

林辛言刚想解释,白竹微抢在了前面,对宗景灏摇了摇头,“没事,不关林小姐的事。”

如果林辛言之前还不知道白竹微的用意,现在还不知道她就傻了。

她明知道自己和宗景灏不过是契约婚姻,为什么还要陷害她?

她在怕什么?

林辛言无视宗景灏的质问,云淡风轻的道,“我没做过,随便你信不信。”

说完她转身朝外面走去。

她没做过的事情,她不会承认。

更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孩子。

就算重新来一次,她依旧会这么做。

“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