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金风玉露一相逢

金风玉露一相逢小说

金风玉露一相逢

更新时间:2020-09-16 14:28
作者:熹微 来源:阅文 分类:古代
主人公是林冰清沐文贤的小说,名字叫做《金风玉露一相逢》,由作者“熹微”编写完成,讲述了穿越的故事。知春回答说:“好像刚才玉林公公说是些补药。”她每天都吃药,已经够辛苦了,偏偏沐文贤还给她送了些补药。况且林冰清到现在还不信任他,所以更不会接受他这些。
开始阅读
已完结
精彩节选

“姑姑,不知道您是否知道肃清宫中那位娘娘的事情?”宸嫔,顿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我入宫的时间比较短,很多事情都不清楚,许多事情还请姑姑,您提点一二。”

文若心里一震,回答说:“奴婢又哪里知道这些主子们的事情呢?而且皇上说过了,不许任何人议论肃清宫中的娘娘,所以有些事情还是少知道为好。”

宸嫔如果是个聪明的,就应该能听懂她话中的意思。

宸嫔虽然天真,但并不傻,她很快就明白了文若的意思,这宫中的事情,还是少知道一些的好,否则就会成为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只是她刚才太过急躁了,倒是把这最基本的道理都给忘了。于是她赶紧去扶起文若说:“姑姑,自打我怀孕以来,就比较容易急躁,还请姑姑您多担待。”

文若顺势站起来说着不敢不敢。

玉林端着一碗茶送到了沐文贤的桌子上说:“皇上,快喝口茶解解乏。”沐文贤接过茶,喝了一口,只觉得这茶喝下去浑身通畅,茶的清香沁人心脾。他站起来活动活动自己的手脚。自从下朝回来,他就一直坐在这里。

“东南边界上夷人作乱,可是我们却有没有可用之才去平乱,若是林煜在的话,朕也就不必担心了。”沐文贤这话像是说给玉林听,但却更是像说给自己听的。

玉林说:“皇上,小小夷人不足为惧。孙劲将军便足以将他们剿灭。”沐文贤摇摇头说:“不妥,孙劲的儿子孙浩轩还在守着边关,他的手中已有了二十万大军,若是他的父亲再去带军平叛,那让其他人怎么想,况且那样的话,他手中的军权就太大了。”任何人在手中拥有那么大的权力时,哪怕再忠心耿耿,也不免会有其他想法。想到这些,沐文贤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接着他问玉林说:“林氏怎么样了,醒了吗,身体有所好转了吗?”玉林听到皇上这一连串的问题,不由得笑了说道:“回皇上,林娘娘已经醒了,也吃了些东西,看起来是好多了。”

沐文贤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他接着说:“记得命御膳房日日炖一些进补的汤给她送去。还有那千年灵芝,也给韩明阳送去,看看是否能用得到。”虽说他已经相信了林冰清没有做那样的事情,可是,他却没有证据,无论怎么说,林冰清现在都是待罪之身,他若是日去探望,表现的过于关心岂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也会惹得后宫非议。虽然他很想去看望她,但是昨天已经疯狂了一回,今天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仍有许多不妥之处。加上今天又公务繁忙,他便没有去看望她。

虽然这样,但他已经命令他派去的那两名暗卫,每天都来给他汇报林冰清情况。只要能听到她安好,他便也能安心了。

相比沐文贤的纠结,林冰清却是一身轻松。沐文贤不来对她来说倒是极好的。刚用过晚膳,林冰清就让知春拿来解药。

知春有些犹豫,手中紧紧攥着那个小瓷瓶,说道:“娘娘,还是不要吃了吧,我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是挺好的呀。”她生怕林冰清吃下药以后再出现什么情况。

林冰清一把夺过药瓶,将一颗小药丸倒入手中,然后迅速放入口中一仰头就吃了下去,连水都没有喝。

喝完以后她才对知春说:“我都说没有关系了,你也不用再担心,实在不放心的话,你把你哥哥给的参片拿来,我含着就是了。”知春听到了,赶紧去拿,生怕拿晚了。

这次服用,虽然没有上次那般痛苦,但仍旧疼痛难忍,折腾的林冰清一夜没睡。第二天早晨,顶着个大黑眼圈可把知春她们吓坏了。

“娘娘,这是皇上命人送来的,您快趁热喝。”知春端来一个小小的瓷碗,接着对林冰清说:“您看,皇上心里其实还是有您的。”她说这话时并没有看着林冰清,更像是说给自己听。但林冰清知道,她是在告诉她,那个替她生活的林冰清。

林冰清端过瓷碗,问知春说:“这是什么呀,闻起来味道怪怪的。”

知春回答说:“好像刚才玉林公公说是些补药。”她每天都吃药,已经够辛苦了,偏偏沐文贤还给她送了些补药。况且林冰清到现在还不信任他,所以更不会接受他这些。

林冰清将碗向前推了推,说道:“我不喝,谁知道有没有毒,再说了,我身体好着呢,用不着进补。”

虽说,她们都知道这样于理不合,皇上赐给的东西,哪怕是毒药,也要千恩万谢的喝下。可是,林冰清与皇上之间的关系又岂是他这些人能干涉呢。所以她们只好将药偷偷倒掉,只当是林冰清已经服用过了。

可是皇上并不知道这些,每日都要让玉林跑上三四趟,送一些吃食和汤汤水水。如果他知道这些不是被倒掉,就是进了宫女的肚子里,那他该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清晨的御花园中,素夕和宫女正采集着花瓣上的露水。阳光照在她的精致脸庞上,更添了一份娇媚。

宸嫔的肚子又圆了一些,她每天都在为他孩子的出生做着准备,虽然怀着身孕十分辛苦,但她却很欢欣。她挺着肚子,在御花园里慢慢的走着。因为太医告诉她,多活动一些的话,生产时会比较轻松,而且有利于腹中胎儿的生长。所以近几日,她每天清晨都会在花园里走一走。

远远的,素夕就看见了宸嫔,赶忙走向前,行礼问安。

宸嫔温和的笑着问道:“这一大清早,妹妹,你在干什么呢?”她与素夕并无太多交集,看着素夕柔柔弱弱的样子,就让人心生爱怜。所以言谈中也多了一份亲近。

素夕回答说:“臣妾正在收集花瓣上的露水,用来泡茶,再清香不过。有机会妹妹一定泡给姐姐尝尝。”素夕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仿佛对于偶然遇见宸嫔不胜欢喜。可是,谁又知道素夕是专门在这里等她的呢。

素夕拉过宸嫔的手说:“姐姐怀着身孕,想必走一会儿也是累了,不如去那边坐坐可好?”素夕看向旁边的石凳,柔软的话语让人不忍心拒绝。

宸嫔顺着她的话说道:“好啊,我也确实累了,那就去坐坐吧。”两人慢慢走到桌凳哪儿,素夕对身旁的丫鬟说:“石凳有些凉,你还不快去拿个软垫,若是让姐姐受了凉,我第一个饶不过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