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名门婚深:爱你成劫

名门婚深:爱你成劫小说

名门婚深:爱你成劫

更新时间:2020-06-21 17:52
作者:乐行春 来源:微小宝 分类:言情
《名门婚深爱你成劫》是乐行春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的小说,主角是林染莫斯年。名门婚深爱你成劫小说讲述了林染嫁给莫斯年的第二天,她就被戴上顶罪之名被莫斯年送进监狱,五年的时光,林染早已被折磨成另一番样子,可是莫斯年却仍然没有放过她。
开始阅读
未完结
精彩节选

莫斯年面无表情地撕开封口,信封里,只有一张字条。

上面依然是熟悉的字迹,一笔一画都透出狡黠和挑衅。

“莫斯年,被人玩弄在鼓掌间的滋味如何?高昊只是听我安排做事而已,这事和他没关系。主动上钩的是你。莫先生,有本事,你就找到我,报复我吧。

——林染”

傅沛站在他身后,自然也看清了纸条上的内容,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这些年向来是莫斯年玩手段,整别人,可现在,他却阴沟里翻了船,栽倒了一个女人手里,尤其是……那个女人还是林染。

“莫……”他刚想开口安慰两句。

莫斯年冷然起身,一脚踹翻了办公桌,整个办公室霎时噤若寒蝉,弥漫着一股令人窒息的低气压。

“林染……”他轻眯眼眸,冷笑着,“好,好得很!你最好能逃一辈子!”

傅沛汗毛都竖起来了。

看来这回,莫斯年是真的被那女人惹火了。

她一步步诱惑他,引他上钩,让他失控,最后潇洒地抽身而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莫斯年居然真有种自己被女人上了,再抛弃的感觉。

他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有一个念头:把那只小狐狸抓回来,让她知道过度挑衅他的下场!让那张狡黠的小脸,泪汪汪地跟他求饶!

但时间一天天过去,林染依然音讯全无。

傅沛查到消息,林天华之前贪了一大笔钱,最后林染是拿出了两千万,替他补上亏空,才让他免去了牢狱之灾。

她始终没向他说出口的事,是她缺两千万救命的钱。

既然她没有求助他,那她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大一笔钱买走天河公司的股份?

她和他离婚后,却处心积虑地勾他上床又是为什么?

这些问题,随着她的突然消失,成了无解的谜。

莫斯年胸口郁沉,塞着那个叫林染的女人。

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在此之前,他以为,她不过是他的掌中之物,到头来,却是他被她玩弄在股掌间。

莫斯年出离愤怒,但他的怒火无处宣泄。

林染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出行记录,没有消费记录。她切断了和整个社会的联系,如同一滴水滴入大海,消失在S市千万人口里。

而这个世上唯一和她有血脉关系的,就是她父亲林天华。

“我只想知道林染去哪儿了。”莫斯年看着病床上的男人直抒来意。

林天华对他态度却异常冷漠:“我不知道,莫总请回吧。”

莫斯年一动不动:“林伯父,在我还能心平气和地跟你聊的时候,你最好跟我说实话。”

“不然你想怎么样?弄死我?!”林天华胸口一起一伏,苍白的脸色因为激动慢慢红起来,他挣扎着坐起身,指着莫斯年,“你害了我女儿这么多年还不够?还想找她干什么?!莫斯年,你但凡有点良心,就放过她吧!”

“林伯父。”莫斯年面无表情地纠正,“这次,是她先招惹我的。”

林天华却压根听不进去,他情绪愈发高涨激动,替自己女儿抱不平。

“染染她……她那么爱你!她在监狱里给我写的那些信里,都是关于你……可五年,整整五年,你去看过她一眼吗?!莫斯年,你不过就是仗着她喜欢你,就这么糟践她!你还是不是人?!她当年,就不该救你!应该让你死在车上!”

最后这句话,让莫斯年神色一滞。

林染救他?

不可能,当年把他从车里拖出来,艰难地扛着昏迷的他走了那么远求救的……明明是白纤楚。

他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也是白纤楚。

“林天华,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莫斯年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攥紧了拳,一股寒意从心底窜上来,他冷着脸否认,“当年救我的人,不是林染!”

就是因为顾念白纤楚的救命之恩,所以后来在意外撞破白纤楚杀了白凌浩以后,他费尽心思地保护她……甚至让林染代替她锒铛入狱……

“哈哈哈哈……”林天华大笑起来,“莫斯年,你这辈子都找不到她,你就带着这些疑问和折磨过一辈子吧!”

事情好像越来越不受控制。

莫斯年太阳穴隐隐发胀,他一把掀开病房的门,大步流星地冲了出去。

等他离开后,林天华慢慢平复下情绪,从床头的抽屉里取出手机,给一串没有备注的新号码打过去:“染染,他来过了。你放心,爸爸什么都没说。你好好照顾自己!”

从医院出来,莫斯年开车去了林家。

江毓秀万万没想到莫斯年会突然拜访,一时间又惊又喜,赶紧拿出上等茶叶来招待他,同时暗中给在房里的林妍希发消息,让她精心打扮一下再下来见客。

莫斯年却连茶杯都没碰一下:“伯母,我这次来是找我太太的。林染她失踪了,如果你知道什么内情,最好如实告诉我。否则,后果自负。”

他太太?

江毓秀表情僵了僵:“你和林染不是已经……”

“离婚协议,我还没盖章。”莫斯年淡淡道,“她依然是我太太。”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签好字的协议书,只要他盖章,即便双方当事人不去民政局办手续,他也有能力让协议奏效。

他给自己找的借口是忙,顾不上这点小事。

但真正的原因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明明离婚是他想要的结果,真走到这一步,他居然发现自己有点不习惯。

所以那天晚上,他看见高昊对她图谋不轨,连理智都丢了,上了她的当。

哪怕挂个空名的莫太太,也是他莫斯年的女人。他怎么可能允许别的男人染指?

一夜春宵的时候,他想他们之间或许可以继续发生点什么。

他甚至觉得,既然他目前没有更好的莫太太人选,让她暂时霸着那位置也无妨。

可她消失了。

设计勾他上床,似乎真的只是单纯地打发寂寞。

她潇潇洒洒扔下张纸条就走了,只留下一地的谜。

他何曾被女人这么对待过?

确定江毓秀不知道林染的下落以后,莫斯年问清楚林染的房间,独自上了二楼。

自从成为天河公司的股东后,林染就搬回了林家。

布置简单却温馨的小房间里,塞满了她的气息,竟奇迹般地安抚了莫斯年焦躁了好几天的情绪。

床头摆着林染生母和林父的合照,相框底下压着一个上锁的木盒子。

莫斯年用暴力拆下了锁。

塞满一盒子的,都是林染在监狱时给林父写的信,一年四季,从未间断,可没有哪封信与他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