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特工医妃,重生王爷宠宠宠

特工医妃,重生王爷宠宠宠小说

特工医妃,重生王爷宠宠宠

更新时间:2020-06-21 17:36
作者:白面馒头 来源:青墨 分类:言情
《特工医妃重生王爷宠宠宠》是一部非常感人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为白面馒头,安舒长空一叶小说讲述了现代顶级特工,穿越成安家痴傻三小姐,本来应该带着智商穿越的安舒,奈何好像忘记带脑子了,在这里的生活不是磕碰就是招惹,两天一小事,三天一大事,特别是看见美男子时,简直可以直接变成木头。
开始阅读
未完结
精彩节选

“老?”龟伯一怔:“少主风华正茂,和老这个字差了十万八千里吧!老奴记得少主今年不过才一十八岁,是何人敢用老字来评价少主,待老奴教训教训他!”

长空一叶垂下眼,心道:就是这个和你很投缘的丫头片子,居然敢叫我大叔!我……我那里象大叔了?

长空一叶还在纠结于自己倒底是不是大叔的问题,安舒已经把一大碗馄饨吃完了。她用力咽下最后一口羊肉,打了个满足的饱嗝,说:“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三钱银子一碗!两碗就是六钱银子。”长空一叶向安舒伸出一只手,竖起三只手指头。

“啊!”安舒一怔,她摸了摸自己的身上,那只小荷包里金簪倒是有几只,银子却半锭也无。

“我可不可以先賖着啊,我没有银子。”安舒涨红了脸,她从来没有吃过霸王餐,没有想到穿越过来的第一顿大餐竟然就是一顿霸王餐。

“不可以!”长空一叶摇摇头:“龟伯的馄饨从来不赊账。”

“那怎么办?”安舒垂下头,刚才那些人把银子放在案板上的情形,安舒是看在眼里的,但是她当时饥肠辘辘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

看着安舒的窘态,长空一叶微笑起来,他略略觉得心里平衡了些,刚才被这个小丫头叫成大叔,他有那么老吗?真是的。

他伸出一只手将安舒拉过来,象来时一样把她裹进斗篷里道:“走吧,不是说我请你吃东西吗?你还担心什么?”

长空一叶掏出一锭银子扔在桌上:“老龟,这是馄饨钱。”

“那里敢!那里敢!”龟伯重重地摇头:“少主肯来吃老奴的馄饨,是看得起老奴,那里还敢收少主的钱……”

长空一叶不耐地道:“你就拿着吧!”他低声嘟噜了一句:“说好是我请她的呀,你不收钱算什么?”

这声极低,老龟和安舒都没听清,长空一叶将安舒象来时一样负在肩上,一跃而起,化作一道光影消失在屋脊之上。

他在屋顶上奔了一阵,又向下一跃,眼前便是安舒十分熟悉的小院子。

青砖的地面,紫藤花架,昏倒的画歌倒在院子里她倒下的地方。

四周一遍漆黑,头顶千万颗繁星如同镶在黑丝绒底上的碎钻,闪烁不停。

离天亮还有好一阵子。

长空一叶把安舒送回屋子里,画意倒在脚榻上,睡得正甜。

“你好好休息。”长空一叶将安舒放在床上,他低头时,一缕黑发垂下,落在安舒的肩头,他微微一怔,心噗通噗通跳了起来。

“我走了!”长空一叶站直身体,白玉般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烫,不过是个小姑娘而已,长空一叶不明白自己的自持和冷静怎么会一遇到她就化为乌有,想起刚才同她斗嘴,真是难以想象自己竟然会干出这样的事来。

他转身向窗户走去,天边已经隐隐约约露出几分鱼肚白,不知道怎么的,长空一叶的心里竟然有几分遗憾,若是这夜漫漫无尽,该多么好。

“喂!长空,呃,大叔,你等一等!”长空一叶的心思,安舒完全不知道,她看他毫不迟疑地朝窗户走去,知道下一刻他就会消失在窗边,安舒不由得着急地喊了出来。

长空一叶的脚步微微一顿,他在窗前站住脚,没有回头,道:“何事?”

安舒从怀里掏出那只绘着铁枝海棠的瓷瓶,说:“大叔,你见多识广,可不可以帮我看看这瓶里的是什么药。”

长空一叶身形一闪,安舒手里的瓶子便落到了他的手里。

他打开瓶盖略闻了一闻,便皱眉道:“这是失心散,不是什么好药,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失心散。”安舒道:“这药服了会怎样?”

“失心散,大量服则令人发狂若癫,若是少量服,则令人痴痴若傻瓜。”长空一叶道。

虽然早就猜到这药的作用,安舒在听了长空一叶的话后还是不由得全身颤抖起来。

给一个没有母亲的女孩服下这种药物,这个继母是有多么的蛇蝎心肠,前世今生,安舒见过的坏人恶人也不少,对付大奸大恶之人,她也不乏各种歹毒阴险的手段,但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用如此毒辣的手段对付一个幼童。

也许对这具身体的原主来说,死去是一种幸运,活着只是无止境的折磨和痛苦吧,安舒突然明白了自己接管这具身体时,原主那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安舒不想哭,但是心底却还是涌上一阵无边的酸楚,她用手捂着脸,晶莹的泪珠从她的指缝里滴落下来。

长空一叶怔往,他冰雪聪明的人,瞬间便明白过来:“这是……用来给你服的药?”

“不错!”安舒低着头,一字一顿道:“我的继母让我院子里的下人们每天都给我服这药。”

长空一叶在心底一声叹息,原来安家三小姐的痴傻的病根在此,原来和他几年前所做的那件事情没关系。

长空一叶的心里好象卸下一个千斤重担,但是另一种感情却又浮上心头。

他看着无声抽噎的安舒,好想冲出去亲手捏死宁婉儿,又想把安舒搂进怀里让她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安舒哭了一会儿,她擦干眼泪,抬起头来仰望着长空一叶道:“大叔,要怎么样才能变得象你一样强?”

“象我一样强?”长空一叶看着安舒,只见她雪白小脸蛋上一双剪水双瞳闪着坚毅的目光:“很难,而且很苦!”

“我不怕,只要能变强!”安舒急急地回答:“你放心,不管多么苦,我都能忍受。”

窗外隐约传来下人们洒扫的声音,长空一叶变了脸色,虽然安舒年纪还小,但是若被人发现有外男在此过夜,对她的声名却也是极为不利的。

“我先走了,你的伤腿记得抹药!”

长空一叶一跃而起,从窗户跳了出去,化作一道红影消失在天边。

安舒倒在床上,她望着长空一叶消失的方向,重重地握了握拳头,变强,一定要让自己变强,只有变强才能操控自己的命运,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的话,她不如死去。

窗外,栖凤院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来,倒夜香的婆子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