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首席非要撩炮灰

首席非要撩炮灰小说

首席非要撩炮灰

更新时间:2022-10-05 15:26
作者:沉一醉 来源:掌阅 分类:言情
热门小说《首席非要撩炮灰》是沉一醉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提供首席非要撩炮灰陶知之季容白小说。“这样啊。”陶知之却不太在意,“表姐,先不说这些,先带我去报道吧。”陶筝心也笑了,“恐怕你还是要亲自检查才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她俏皮的眨眼,两姐妹的笑容都带着狡猾,竟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开始阅读
未完结
精彩节选

项磊被易东和白司两人扔在包厢外面,恨得咬牙切齿,但一贯的良好家教让他不能说出什么脏话来,穿着白色衬衫的他原本是极为斯文的,清瘦的身躯又显得有些清高,只听见他在白司和易东两人身后冷嘲热讽的轻声道,“桃子桃子,你们这群男人,难道就只听那个狠心女人的话?你们是她什么人啊一个个跟供什么似的供着她,告诉陶知之,早晚有一天,她会后悔的!没有你们捧着她,她总要摔个彻彻底底!”

易东连头都没有回,回复给项磊的,不过是一道冷硬的关门声。

白司有些不知所措的抓了抓头,易东却是安抚一般拍了拍他的肩,“没事儿,坐着吃饭。”

“我说你们俩,动作可真慢,还交警大队队长呢,以后哪儿有交通事故的话,等您老去了,事故也该没了。”陶知之嘴里含着东西,口齿不清的说着。

“桃子,这话可就不对了,人家可是大队长,哪儿哪儿有事都找他嘛?都是交给下面的小弟去办的哎。”安恬逮着空隙就要跟易东扯上两句。

陶知之深深的看了一眼安恬,转而看向易东。

“还真饿了!”易东搓了搓手,动起了筷子,陶知之腹诽,这人,岔开话题的本事倒是不错。

‘上善’食府,A市最好的中餐店,只有包厢,没有大厅,每一个包厢最多容纳20人,但是每一个房间,都足足有一般人家的客厅那么大,也就是说,它只做20个人以下的生意,如果是婚宴酒席一类,一概不接,这样的经营模式,倒是引来了不少客人的青睐,加上装潢格调清幽文雅,该辉煌就辉煌,该静谧就静谧,陶知之倒是很喜欢这里。

“怎么样?好吃吧?我可是一个月前就订了这儿就等你回来了。”谢安阳邀功一般看着陶知之。

陶知之咬着嘴里的一块晶莹剔透的虾仁,点了点头,“虾还算新鲜,味道很不错,做得很嫩但是没有腥味儿,是正宗的海鲜。”

“嘿嘿。”谢安阳笑了笑,让陶知之看看桌上的菜,有没有什么还想吃的。

看着自动旋转的玻璃托台,陶知之摇摇头,“谢哥,别浪费啊,点了这么多菜,咱们哪里吃的完。”

“桃子,别客气啊。今晚谢安阳大出血!放着自己家里的五星级酒店不吃,非要来上善,也就安阳和安恬两个吃货最开心。”

“白司,你敢说你觉得这里难吃?”

“哈哈,好吧,我承认,上善的东西的确好吃,不过桃子,你知道吗,就你刚才吃的那盘虾仁儿,就是三位数呢,估摸着也就不到十只小虾吧。谢哥,啧啧啧……”

白司一边晃着自己的脑袋一边动筷子夹菜。

几人正式开心的吃起来,说是接风,其实只是阔别已久的大家见个面,叙叙旧,吃点好吃的,生活不过如此而已。

陶知之站起身来,“我去下洗手间。”

“快去快回,晚了这鸡肉卷可就没有了啊。”白司一嘴的油招呼着。

陶知之轻笑,“我可是食草动物。”

半晌,她站在洗手间的镜子面前看了看自己略显苍白的脸颊,用手拍了两下,这才显露出微微的红光来。

“啊。”忽然感觉到有人抓住了自己的手腕儿,陶知之忍不住低叫一声。只感觉自己被人强行扯到了一旁的角落,明显的男人身上的味道扑鼻而来。

陶知之仰头,看到自己面前的男人,原来是项磊。索性便没打算挣扎,只是仰头冷眼看他,“项大画家,有何……贵干?”

项磊只是用力抓住了陶知之,并且打算好好的跟陶知之谈一谈,想起自己的好友,心中便是一股怒火,不由得抬高了声线,“陶知之,你知不知道梁辉现在过得多辛苦?你倒好,风光的凯旋,登高一呼便是三五成群的纨绔子弟听你使唤,你竟然没有丝毫的想过他?他曾经为你付出了多少?他甚至现在都还在拼命工作加班只为了能够往上爬!都要成为一个机器人工作狂了!我,我真为他赶到不值!”

“说完了?”她的笑,看起来很冷,目光变得幽深,声音浅淡而凉薄,“项磊,第一,我跟梁辉的事情你一个外人没资格说三道四。第二,我跟他早就恩断义绝。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口口声声说梁辉为我付出很多,甚至到如今也忘不了我,那么,为什么会是你这个外人来质问我来见我?他梁辉恐怕一辈子也就那样了吧。当然,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被陶知之几句话戳中内里,项磊瞳孔微微一缩,松了手臂。

陶知之挣脱开来,明明是比人家矮了二十厘米的个头,却拿出了睥睨的架势,更是牙尖嘴利,“项磊,老实说,跟你们这种人多说一个字,我都嫌累。希望别再见了。我恶心。”

说着,陶知之又走到洗手台面前,把刚才项磊抓过她的手臂的地方打了洗手液,静静的若无其事的洗起来。她丝毫没有看到,项磊积聚的愤怒,已然到达了顶点。

“陶知之!”项磊愤怒得低吼,“你根本就是个无情无义的女人!这么多年你难道就不愧疚?他爱你爱到骨髓里,为了成为配得上你的人每一刻都在努力!你们这些生来就含着金汤匙的人怎么可能会懂平民老百姓要爬上来是有多不容易!你根本不懂!陶知之,你没心没肺,你薄情寡义!梁辉就是瞎了眼,才死心塌地的要爱你!”

“噗……”陶知之忍不住笑出声来,转头瞥了一眼项磊,“行了你别闹了,这里是公众场合,搞不好别人以为是我把你甩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