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一品神医曾毅

一品神医曾毅小说

一品神医曾毅

更新时间:2022-08-05 10:29
作者:银河九天 来源:阅文 分类:都市
倾情推荐曾毅邵海波方南国冯玉琴免费阅读,曾毅邵海波方南国冯玉琴的书名叫《一品神医》,是作者银河九天写的一本都市爽文类型的小说。曾毅就询问道:“那崔先生能不能说出这头小箱子的来历?”崔士英微笑着摆头,“目前市面上乾隆御制的茶碗多了去,但谁能说出哪一只碗是乾隆皇帝用过的。”曾毅颌首,说得也是,茶碗上又没有乾隆皇帝的唾液,能让人去验个DNA,他笑着很抱歉,“说了句外行话,让崔先生见笑了。”
开始阅读
已完结
精彩节选

出了楼,顾宪坤问道:“曾理事,你知道明空大师那段五字经的意思?”

曾毅反问:“你以前见过这样的经文吗?”

顾宪坤摇着头,“我也算是从小就诵读佛家经典的人,但从没见过这样的经文。”

“这就对了。老和尚的法子,跟佛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个叫做五脏排毒法,源自于黄帝内经。具体的方法,就是先深呼吸,然后用尽气力去喊出那五个字,一次只喊一个字,这样就可以分别将体内五脏中的毒气排出,如果长期坚持下去,可以起到改善体质的作用。”曾毅笑了笑,“那个暴发户的儿子,估计是从小娇生惯养,导致身体虚弱,所以老和尚又加了一条,要他每天快走一千步,其实就是加强锻炼的意思。”

顾宪坤一听,也跟着笑了,“没想到佛祖降服众生,还要用医家的手段!”

曾毅听到这句话,突然一怔,随后说道:“走吧,我已经想到了医治顾董的方法。”

顾宪坤激动得连话都不会讲了,“好,咱们现在就走。不,先等等,我打个电话联系一下,看家母现在在哪里。”

他就站在素膳坊的门口,给顾明珠打了个电话,得知顾明珠已经回到家中,他才赶紧邀请曾毅上车,然后奔家里去了。

顾家的宅子,位于七星湖畔,这一片是荣城的富人区,聚集了很多栋各具风格的别墅,其中位置最佳者,就要属顾明珠的宅子了。最靠近湖畔,周围古树参天,清幽安静,此时湖边荷花开得正红,凉风吹来,湖面波光粼粼,房子四周竹叶飒飒,令人心旷神怡。

别墅是那种白墙青瓦的江南风格,推开门,玄关处摆了一座巨大的透明鱼缸,四条长约尺许的龙鱼,正在里面优哉游哉。

曾毅不得不佩服顾家财力雄厚,这种龙鱼的寿命极长,长势缓慢,因为鱼身长有龙甲、龙须,被很多人趋之若鹜,称为“风水鱼”。龙鱼之中,又以通身颜色为血红或紫红色最为难得,一般身长超过一尺的这种龙鱼,每条售价都会高达百万,而且还是可遇不可求的。顾家玄关处的这几条龙鱼,条条红得纯正,体型巨大,姿态威猛,都是货真价实的极品龙鱼。

绕过玄关,便是宽敞的客厅,里面的家具、摆件都是古董样式、复古风格,但极其细微的几处,比如墙上那副张大千的字画,还有那扇紫檀木雕刻而成的屏风,又显示出这里的不凡,高贵而内敛。

曾毅看了看,发现屋里东西的陈列,都有规有矩,便点了点头,“顾总这个客厅费了不少心思啊。”

“家母找了香港的风水大师过来布置的,具体有什么讲究,我也不懂!”顾宪坤一伸手,“曾理事快请坐吧。”

顾家的保姆很快出来,为曾毅送上沏好的茶。

顾宪坤告了个罪,“曾理事稍坐,我这就去请母亲过来。”

“好,你请便!”曾毅喝了口茶,起身欣赏着屋里的几副字画,对于古董,曾毅懂得不多,但对于书法,还略知一二。

过了一会,背后传来脚步声,一位学者模样,手里捧着本线装古书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他随手将书放在条桌之上,过来打着招呼:“这位是曾理事吧,你好。”

曾毅一看,就知道这位肯定是顾明珠的丈夫崔士英,果然是学者风范,谦虚儒雅,“您是崔先生吧,幸会,在下曾毅。”

“曾先生也懂书法吗?”崔士英问到。

曾毅摆了摆手,笑道:“不怎么懂,我就是随便看看。”

崔士英不是个很会找话题的人,他听曾毅说不懂书法,也就不谈书法的事了,一起坐下,他突然看到了曾毅脚边的行医箱,“咦”了一声,就起身走过来,蹲下身子仔细看着那个箱子,“曾理事,你这个箱子有点来历啊。”

曾毅赶紧把箱子抱起来,放在桌上,问道:“有什么来历?”

“这是个行医箱,材质雕工都极为不凡,能拥有这种行医箱的大夫,当时都应该是大富大贵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宫中的御医。”崔士英抱着箱子左右看了几遍,又走上去闻了闻味道,最后很肯定地说道:“看风格和样式,至少有400年的历史了,明末清初的老东西。”

说完,他放下箱子,还有点依依不舍,道:“难得啊,400多年了,这箱子还能如此完好,光鲜如新,真是难得。”

曾毅就问道:“那崔先生能不能说出这只箱子的来历?”

崔士英笑着摇头,“市面上乾隆御制的瓷碗多了去,但谁能说出哪一只碗是乾隆用过的。”

曾毅颔首,说得也是,瓷碗上又没有乾隆的口水,能让你去验个DNA,他笑着抱歉,“说了句外行话,让崔先生见笑了。”

崔士英摇摇手,“那倒不至于,如果仔细查找的话,虽然不能证明这只箱子是谁用过的,但大致也能查到个范围,历史上能用得起这么名贵行医箱的人,也不会有几个的。对了,曾理事这只箱子从哪得来的?”

“家传的,这是我爷爷的行医箱。”曾毅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