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状元郎

状元郎小说

状元郎

更新时间:2022-08-03 11:34
作者:佚名 来源:追书云 分类:短篇
《状元郎》谢盈宴萧裕豪小说在这看,状元郎谢盈宴萧裕豪小说节选:听到谢欺程无大恙,萧裕豪也颇为开心。不过看着这满屋大堆得人,他感觉实在是讲话不便。因此挥手道:“大家且去外面候着吧,朕再跟谢卿说点事。”“是。”众人因此均躬身撤出。
开始阅读
未完结
精彩节选

反正,她马上便要嫁人了。

自此以后,山高水远,再难与君相见了。

为什么,她爱上他的时机这么晚?

如果早一点,在她还没有假扮成哥哥,只是谢府小姐的时候相遇,那么他们会不会有那么一丝丝可能?

假如今生注定不能在一起,那么今晚,她愿意以一个女人的身份,为他绽放,去报答他的情意。

——即便,是在他以为的梦中。

看过了那些香艳的话本子,又发觉了自己的感情,谢盈宴便格外主动。

“皇上,”她瞧着他,美目含情,柔媚笑道:“您发烧了,臣为您降温。”

说着,她俯下身去,慢慢地亲吻着萧裕豪滚烫的胸膛。

这个人,这个身体,从今以后都再见不到了。

一想到这点,谢盈宴的眼眶便发酸。

亲吻他的动作,亦格外热烈。

她吻他的喉结,那里,不仅会发出令百官为之震慑的指令,也常满含情意地唤她一声“谢卿”。

接着,是他的胸膛。

原本以为,身为大离至尊,他该自小养尊处优,却未料到,除了右腹处的伤口,他光裸的上身还有大大小小数十道的陈旧伤痕,有些谢盈宴能认出是刀剑伤,有的她也分不清。

“皇上,”她轻抚他胸前一处较为明显的旧疤,心疼地问:“这里是怎么伤的?”

“唔,那里啊,是朕被立为太子那年所伤。”

“疼吗?”

“过去太久,朕早忘了。”萧裕豪道。

还有此刻她的整个人,月色下,谢盈宴浑身湿透,束胸和衬裤都紧紧贴在身上,若隐若现,勾勒出世间最曼妙的曲线。

萧裕豪一下子气血上涌,他轻巧一个动作,便反客为主,将谢盈宴按压在身下。

翌日。

晨光微明,金乌从地平线缓缓升起,霞光洒满大地,凉风带来树叶的清香。

谢盈宴青丝如海藻般铺满整片草地,在朝霞下,她浑身洁白,周身萦绕着一层淡淡的光晕,犹如下凡的仙子。

“皇上、皇上……”

谁在旁边说话?

“住口!”睡梦中,萧裕豪厉声斥道。

李茂全身子一僵,马上颤栗着跪下,“皇上,奴才救驾来迟,请您恕罪!”

他一跪,身后跟着的一众大内侍卫,亦整齐划一地随之一道跪下。

“请皇上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