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啼血霞帔

啼血霞帔小说

啼血霞帔

更新时间:2022-06-22 14:47
作者:轩辕瞳 来源:阳光 分类:都市
《啼血霞帔》是一部非常感人的悬疑小说,作者为轩辕瞳,柳茵莫川小说讲述了我犹豫了一下,或是挑选说实话:“灵窍是容下三魂的地区,仅有三魂回位,七魄入脏经,优秀人才会精神面貌结合,身体五行运行。这就如同一处密地,本来仅仅本人的住所,但是大门口连续墙破了一个洞,各种各样劫匪、劫匪、窃贼随意出入。那这个住所也就没法在住了,这一密地就成了一块废地。
开始阅读
已完结
精彩节选

我看他那副无赖的态度,差点被气笑了:“乌柱,你为什么跑,我就为什么追。”

乌柱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性:“您爱怎么招就怎么招,反正老子我一穷二白,没钱伺候爷!”

柳茵一旁着急,细声细气的说道:“这位大哥,您就帮帮忙,这是生命攸关的大事。”

乌柱听完竟然哈哈大笑:“爱谁命谁命,和我有什么关系?反正老子活的好好的。”

我皱了皱眉头,忽然想起以前师父跟我说过,不同的人就得用不同的方式对待。达到目的就行了。

想到这里我拦住了柳茵,笑着说道:“我不是来抢你钱的,我就想问问你大半夜拿着嚎丧棒打我是个怎么回事?咱俩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

乌柱听完脸色有点挂不住,扯着脖子骂:“老子没事吃饱了撑的,我打你?”

我心下当即确定,打我那人就是乌柱,我也不慌了,笑了笑说道:“你就没想过为什么有人要打我?你就没想过,我为什么直接奔你来了?这才几个时辰?我怎么就知道谁打的了?”

这乌柱听完我的话,试探性的问:“您说这话什么意思?”

我也不急了,直接从兜里拿出一道“清心去秽符”吓唬他说:“我是个道士,这道符是引魂符,我不知道是谁让你打的我,那我只能从你下手了。我会让你晚上魂魄离体,或者驱邪祟夜夜扰你,甚至可以让你逢赌必输。”

这乌柱是老北京坐地户,倒也真信这些,听我说完明显有点害怕了。

“您祸害我干什么啊?又不是我祸害你的。您要真有本事,去祸害那家伙去。”

我立刻抓住了他话里的意思,连忙追问:“那家伙?谁?”

乌柱看了眼我手里的符咒,不情不愿说道:“前些天有个道士来找我,说我妈没几天儿了,到日子了,他让我帮他一忙,用嚎丧棒晚上在筒子楼里等你,只要你出来去开对面屋的门,就用嚎丧棒打你脑袋。打中了就给我五千块钱!我这不也是一时贪财么?”

我挥挥手,又让他说说雇他打我那人的样貌。据乌柱的叙述,那人狐狸脸儿,鼻子下面有颗痣,单眼皮儿,挺阴森的。我根据他的描述把这人画了出来(我上山之前在佳木斯三海美术学院上学。)

我刚画完,乌柱还没等说话,旁边的柳茵忽然捂嘴惊呼了一声。我连忙回头看柳茵。

柳茵脸色有点涨红,指着画像中的人说道:“这,这人......这人我见过。”

我打发了乌柱,和柳茵往家里走去,路上柳茵告诉我,这个人她在冥婚上见过,貌似这人是何家的人,他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何家干什么的,她开始以为是个亲戚,当时冥婚似乎都是这个人策划的。

我和柳茵研究了一下,觉得这事想要解决,必须还是要到柳茵家乡走一趟。柳茵家在什么村我暂且不说,在这里只称“柳庄”吧。

闲话少叙,我们简单收拾了下东西,第二天就前往柳庄去了,我们转了好几趟车,到柳庄的时候是坐一个送化肥的驴车过去的。那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柳庄看上去很穷,是真的穷。正好午闲的时候,围在食杂店门口唠嗑的。周围的孩子连跑带追,衣服袖子都特别脏,这就是我对柳庄的印象。我让柳茵先偷偷回家,我则是在外面找了一个农家院落脚。

我拿出了画,跟农家院的老头儿打听了一下这个人,老头儿给了我一些有用的消息。

我查出了这人名字叫“解家成”,家里从爷爷那辈就给人看风水。现在是何家的风水师。这何家这些年在柳庄私底下把林区承包了,在县里还倒腾房子,没少赚钱。但是赚的都是老百姓的钱,所以风评也不怎么好。这风水师也是一个路数,平时眼睛长在头顶上,鼻孔朝天的。但是没人敢得罪。

这个时候老头儿的老伴儿出来了,也跟着我絮叨,不过这大娘说的一条倒是让我心里有底了,老太太说,在冥婚那天,何家动土了。动的是何家祖坟。

这个事儿柳茵没跟我说过。又想起当时明清大院那个朱龙入水局,我确定这里面肯定还有点别的事儿。

在农家院吃了一口饭,我和柳茵商量了一下,决定不在拖,当即就过去看看。像解家成这种风水师我知道,被称为客卿世家风水师。也就是专门给某个世家看风水,有点类似古代的客卿。不是这个家族的人,却被这个家族当自家人,以礼相待,常年养着。

为什么叫“世家”,因为是家族传承的看风水的。这种风水师有一点很缺德,那就是很多道家门规里不让用的禁忌风水局,在他们那里因为是家传下来的,所以没有禁忌,不用担心损天德,因为没入道门,也不用守一些门规。

我和柳茵来到了解家成家门口,到他家门口我就感觉不太对劲,周围的气场有种说不出的紧张。

柳茵没注意,直接过去用手推门,忽然额头就出汗了,捂着头退了两步。我一把扶住了她,问她没事吧?她晃晃头说:“刚才可能没休息好,忽然头针扎一样疼了两下。”

我想起柳茵只是普通人,普通人不能随便破风水师的门,不请自来到风水师屋子门口需要“破门”,风水师的门是不能随便“破”的,门口一般都带有“皇气”,五帝钱啊,铜钱剑啊,这些古器物都能产生强烈的沧桑感和压迫感。

于是我连忙让她别着急进去,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