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每一道伤痕

每一道伤痕小说

每一道伤痕

更新时间:2021-02-23 14:38
作者:刘八百 来源:知乎 分类:都市
故事中的主角是吴胜法医陈燕邹阳,《每一道伤痕》由刘八百所著,主要内容是:听了我的介绍,会议室当场爆炸。没想到,第一天晚上我们还在猜测死者身份,第二天早上,事情就水落石出了。有30多个刑警队,每年负责整个地区1000多起刑事案件。人力不足是常态。所以,我也有责任进入无名尸体系统和疑似侵权失踪人员系统。
开始阅读
已完结
精彩节选

我在斑驳的树影下,第一次与她见面。

当时,她的尸体被抛在一棵大树附近,乍一看像躺在树下休息的游人。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和轻微的尸臭,我把法医勘察箱放在旁边,蹲下身子。

她枣红色的头发铺在草地上,打卷的发梢沾满了草屑,黑色头绳躺在半米外的草丛中。脚下的地面有两道浅沟,杂草和树叶被推到一起,积成了小丘,是她挣扎时留下的。

她皮肤白皙,但嘴唇已经发紫,眉头微蹙,刘海略显凌乱,眼角还是湿润的,睫毛上挂着露珠。双腿自然弯曲,淡蓝色的牛仔裤和粉色内裤被褪到右膝盖,左腿赤裸,白得刺眼。

更刺眼的是,上半身有两个椭圆形的红色创口,而腹部则被剖开咧向两侧。肠子鼓起,挣脱了大网膜。因为有股气味,我估计她肠道应该也破了。

粗略看,这是一起强奸杀人案,打斗的痕迹不剧烈,可能是熟人作案,也可能力量对比悬殊。但附近没有身份证、手机、钥匙、钱包等能提示证明身份的物证。

「先把尸体运走吧。」我起身摘了手套,树林里的光线已经十分昏暗,几只鸟在林间飞过。

解剖室里,助手协助我脱掉女尸身上的衣物,进行检查并拍照。

165的个子,姣好的面容,白皙的皮肤,匀称的身材。

她背部布满大片状的紫红色尸斑,说明死后一直保持仰卧。我用手指按压,稍微褪色,这是典型的扩散期尸斑。

助手掰了掰女尸的下颌及四肢,做好纪录,「尸僵强,位于全身各关节。」我用手撑开女尸的眼睛,角膜浑浊呈云雾状,半透明,可以看到散大的瞳孔。

我心里大概有了数,死亡时间约20小时。看了看墙上的表,晚上7点08分,她应该死于昨晚11点左右。

她有指甲和嘴唇发紫,睑结膜出血等窒息征象,口唇有受力痕迹,胸部和腹部有明显的锐器伤。

为了取证,我给为她剪了指甲,准备送去检测里面的DNA。没准她在死前抓过凶手一把。

作为一名法医,我还擅长理发。凭这手艺开展副业很难,因为我只会理光头。

剃掉她的头发,我可以观察头上的损伤。女尸的枕部有血肿,说明她的后脑曾经被凶手攻击。

我还提取了女尸的阴道拭子,她的下体被切掉了一块,凶手卑劣得超出想象。

为了测量腹部的刀伤,我把露在体外的肠子塞回腹腔,并拢两侧,一个长15厘米的横行伤口出现在眼前。

助手站在女尸左侧,比划了一个刺入的动作,并向自己的方向拉回,表示横切。

「凶手应该持一把单刃锐器,刺进女尸右腹部后,顺着刀刃的方向横切。就在我这个位置,往回拉比较省力,甚至可双手持刀。」

提取更多检材后,我和助手开始缝合尸体。

我的助手是个女孩,她一边操作一边自言自语:「针脚要细密些,才配得上这么漂亮的女孩。」

无论我们缝合得再好,也无法修补她生前甚至死后遭遇的种种虐待了。

晚上10点,坐满人的会议室烟雾缭绕,我开始向大家介绍尸检和现场勘验的情况。

技术和侦查部门开碰头会,总是围绕死者身份、死亡时间、死因、作案过程和作案动机展开。

法医是死者的代言人,不仅要弄明白死因和死亡方式,还要尽量准确推断作案工具、刻画嫌疑人,甚至进行现场重建。

法医肩上的担子很重,我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会被同事记在本子上。一旦错了,丢人还是次要的,搞不好还会丢了饭碗。

死者断了5根肋骨,身体上有4处钝器伤,都是在她活着的时候产生的。

至于身上那两处锐器伤,则是在她濒死或死后才形成的。我暂时想不明白凶手为何要破坏死者的身体,我推测凶手可能迷恋女性的生殖器官,心理有些变态。